林平之心思即生,便不纠缠。他并没有要和风清扬分出生死的念头。与其斗剑,只是为了应证所学。

    他要将辟邪剑谱推至天下剑法之最,独孤九剑是他不得不跨过的门槛。

    战至此不胜不败之境,足以证明他的辟邪十二剑不比独孤九剑弱,甚至如果两人境界相当,他有足够的把握,战而胜之。

    毕竟辟邪剑法以剑速称雄,如果他的速度比现在快一倍,两倍,结果当如何?他将如有破绽融入剑法变化之中,又当如何?

    想到这里,他双手如同双剑其出,一边应付一边说道:“风老先生,你我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在战下去徒费气力,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风清扬道:“小子急什么?老夫几十年未曾战至这般痛快,在陪老夫耍耍……”

    这老头似乎越打越兴奋,手中剑式越发精妙,一招一式的功夫尽显其不凡的造诣。随性而使,随意而变,就没有一招是重复的。俨然在无招的道路上走的极深极远。

    林平之顿时无语,心想这老头还是个胜负心强的,便道:“我辟邪剑法虽奈何不了你独孤九剑,可你也伤不到我。纵然你无招的境界极其高深,我也有双手齐攻的法子。境界功底我不如你,可论战斗力你一人不见得比我这两个人的功夫强吧?”

    风清扬气哼哼道:“你小子废什么话?”

    凭风清扬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林平之说的是事实?只是他隐居深山,空赋一身绝顶剑法,寂寞多年。今日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尽情一战的对手,哪里舍得罢手!

    “你小子别躲来躲去,我也不用独孤九剑破招,我们好生打一场!”

    见此林平之道:“也罢既然风老先生兴致不浅,那林平之就奉陪到底。”

    于是他压制几分速度,也只用和风清扬差不多的速度比斗起来。一个是境界臻至无招无式的决顶剑客,一个是化繁为简将辟邪剑法推陈出新的新生剑客。两人将遇良才,打的如火如荼。

    林平之虽压制着速度,境界也不如风清扬,但凭着双手其攻,如同两人同时发招的手段,一时间也将这差距堪堪拉平。

    他双指吐劲,右手使出了辟邪十二剑中的第六招,左手使第七招。

    “地坠东南!”

    “日月其谙!”

    “小子,手段不少……”风清扬见猎心喜,并指一点,试图截断林平之攻势。他虽然不使独孤九剑,可自身绝艺早已被独孤九剑影响颇深,虽不在破招,但出手仍然直指对手破绽。

    便知独孤九剑的精髓,已然被他化入了自身剑艺之中,形成了自己的战斗风格。

    “老先生你这可就有点耍赖了啊?”林平之不得不收回被截断的招式,此时没有使之前的速度,第一招被截断,相当于损了一个帮手,第二招虽然攻入风清扬身侧,却也被其轻易地方下来。

    并且此时他自损一人,面对风清扬的无招剑境,立时就落入下风。虽然右手招式变幻,试图挽救,可这一前一后,双手齐攻的法子自然就不灵了。如果使当初的速度,自然不一样。可自己刚刚放出狠话,打脸也不能这么快吧?

    “小子这可怪不得我……老夫一身绝艺受独孤九剑影响颇深,早已习惯了寻找对方破绽。一旦遇到了高深的招式,就会不由自主截断对手攻势!”风清扬无奈笑道,只是林平之从他的语气中却听出了几分深藏的得意。

    他不由气道:“好你个糟老头子,耍无赖是吧?”

    风清扬哈哈大笑:“小子,老夫只答应你不使独孤九剑,可没说过不能截断你的招式。”

    他一对指头,一点一划,轻松写意之极,将林平之压迫的不断后退。此时不使最快的速度,双手其攻的法子又补不上,林平之只能边打边退,寻找机会。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得意的辟邪十二剑,一旦失去了至极的速度,仍旧存在着许多的破绽。他虽然得神秘慧力相助演化剑招,但到底见识太少,不能完善的尽善尽美。况且辟邪十二剑,本就是从辟邪剑法的基础上立起来的。而辟邪剑法没了至极的速度,几如三流剑招。

    由此可见从三流剑招升华出的剑法,又如此能抵挡风清扬千锤百炼的无招剑境?

    林平之心道:“虽然我没有使辟邪十二剑的至极剑速,可也不得不承认,我的招式的确存在许多隐患。既然我立誓要辟邪剑成为天下剑法之最,又岂能单单以速度称雄?”

    “我的剑法一定要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破绽!”

    此时正好借着风清扬点出的缺漏,令其彻底脱胎换骨。于是他也在不强求双手齐攻,而且专心运使辟邪十二剑。由着风清扬截断招式的地方,开始查缺补漏。

    看着他的变化,风清扬不由一笑道:“不坏不坏……总算是个聪明人。如果你还持着方才的态度,即便你能仗着速度和老夫打的不分上下,老夫也只当你是一个三流的剑手!”

    林平之也不答话,专心应付着,他的心思完全融入了剑法之中。此时此刻他的辟邪十二剑,在被风清扬招招阻截的情况下,终于发生了变化。

    他脑海之中,青城剑法,五岳剑法如活过来般,化作道道光影,不停的交融,演化。而外界他运使的辟邪十二剑似乎也在随之演化。

    渐渐的十二剑走到尽头,竟有演化出第十三招的趋势。

    似乎由繁化简的剑招,又向着由简至繁进化。

    林平之心念电转,心想我既不是燕十三也不是独孤剑圣,便将剑法招式创造的在多又有何用?一套由三流剑法演化出的剑招,又如何当的起天下剑法之最?

    我尚且没有走到由繁至简的尽头,此时在化简至繁岂非歧路?

    连忙止住剑法演化的势头!

    他心中想着那些绝顶剑客创造剑法的传闻,七岁识剑,十岁熟读天下剑谱,七年有成,汇聚百家精髓于一炉,最终才创造出举世无双的剑法!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他惊喜叫出声。

    原来每一位绝顶的剑客都是将化繁为简走到了尽头,踏入无招的境界,在由简至繁走极招之路。怪不得这世间能存在完美无缺的剑法,不是没有了破绽,而是将破绽变成了变化。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将破绽溶于变化的路,原来不是我摸不到门槛,而是我走错了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