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酒楼包间里,吃饱饭的丁玲脸蛋红扑扑,看起来十分美丽。

    杨瑞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对方的脸。

    而那一夜,黑麻麻的他虽然睡了她,可几乎什么都看不着,现在仔细观看,居然发现对方的容貌比校花毫不逊色。

    应该说她有着比校花还要迷人的气质。

    校花夏初心清纯,而眼前的丁玲成熟,就像熟透的水蜜桃。

    丁玲娓娓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看到杨瑞盯着她出神,不由心跳加速,小心翼翼道:“杨……杨瑞,你……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丁玲性子好强,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特别是杨瑞,她不想杨瑞对她产生什么误解。

    杨瑞摇摇头:“怎么会?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怎么可能因为你家的事看不起你?”

    丁玲摇头:“我……我不是说这个,而是说上次的事……”

    “上次?”

    “就是……那一夜我们……”

    丁玲红着脸,感觉杨瑞在装糊涂。

    杨瑞“哦”了一声,郑重道:“这个当然也不会……说起来,我应该向你道歉,我不应该那么对你,我要是知道你面临这么多糟心的事,肯定不会‘落井下石’……”

    丁玲一听,眼圈红通通的,居然有点想哭。

    她抹了抹泪痕,坚强的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欠我一笔贷款,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去银行办呢?”

    杨瑞诧异:“你不是已经被开除了么?我之前去过你单位。”

    丁玲摇头:“领导是要开除我没错,但我的离职手续还没办呢,算不得正式离职,所以,你明天还可以跟我去办贷款,办完我就走。”

    杨瑞点点头,看来对方还想在离职之前拿到一笔贷款佣金,可见她现在确实困难。

    第二天,杨瑞直接逃课去银行办贷款。

    丁玲果然是个办事麻利的信贷员,在她的帮助下,杨瑞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手续。

    “行了,贷款额度七百万应该没问题,审批一个星期左右,审批好立刻就会放款的。”丁玲安抚说。

    杨瑞点点头。

    丁玲叹了口气,忧伤道:“接下来,我就该去办离职了。”

    杨瑞奇怪道:“你不是拉到我这笔业务了?怎么还要辞职?”

    丁玲摇头:“拉到了也要辞,我的上司处处给我穿小鞋,我做得很辛苦,与其时时刻刻看她脸色,还不如重新再找份工作。”

    杨瑞正心中感慨,就听到对方电话响了。

    而丁玲一看来电,脸色了就变了,她忙接听电话,果然,里边就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是丁玲么?我这里是医院……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爸爸心跳骤停,抢救无效,刚刚走了……麻烦你现在赶紧来一趟医院……”

    丁玲一听,整个人瞬间崩溃,俯下身嚎啕大哭。

    杨瑞一把扶住对方,这才没让对方倒下,可就算如此,丁玲整个身子已经软弱无力,他只能把对方整个抱住,让她伏在自己肩膀上。

    对方哭得歇斯底里,他能感觉到对方泪水滂沱,一下就打湿他的肩膀。

    杨瑞心情无比复杂,更多的则是心疼。

    对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他完全能够体会。

    因为她老妈就是患了癌症,还是晚期,要不是运气好也差点儿撒手人寰,他对丁玲同病相怜,也完全能体会对方此时此刻的痛苦。

    他没有去打搅对方,丁玲想哭,只能让她哭,憋着反而会生病,只有哭出来情感才能得到宣泄,才能减轻痛苦。

    杨瑞轻抚对方后背,尽力安抚。

    也许对方是他第一个女人的缘故,对方如此伤心,他的心竟然也隐隐作痛。

    大概过了十分钟,丁玲才慢慢平复下来。

    “杨瑞……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对了,我马上要去医院处理我爸的后事……你……”

    杨瑞打断对方道:“我陪你去。”

    杨瑞知道丁玲身上已经没有了钱,而操办后事还需要大量金钱,不可能让她的父亲走得太过寒酸。

    所以,杨瑞想也没想就提出一起去。

    “这……这跟你没关系……我……我不想牵扯连累你……”丁玲摇头。

    杨瑞见到了对方的善良,心说:“不牵扯也牵扯了……我,我要给老丈人送终……”

    医院。

    杨瑞见到了静静躺在太平间里的“老丈人”。

    丁玲恸哭之后变得比较平静,她缓缓道:“我爸……人很好,他生前真的很爱我,我也爱他,只是,到了最后他……他太可怜了……”

    杨瑞知道丁玲指的是她老妈的离开,让他老爸变得十分可怜。

    人之将死,而妻子却另找了别人,确实可怜。

    杨瑞一阵安慰。

    出了太平间,杨瑞一通打点,最后还在火葬场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

    丁玲没有请任何的亲朋好友,因为在此之前,她到处借钱,亲朋好友已经各种嫌弃,她已经不好再给别人增添麻烦。

    甚至,她都没有打电话告知母亲,对于那样的母亲,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跟她没关系了。

    “杨瑞……真的谢谢你,我真想不到,我爸爸走了,来送他最后一程的竟然只有你,我……我……”

    丁玲突然变得哽咽。

    杨瑞也实在没想到人生的际遇如此奇妙,前一刻还跟对方心有距离,可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特别能理解对方,心已经跟对方靠在了一起。

    当然,他也感觉到了丁玲对他的倚靠。

    总之,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至少,心不会孤单。

    “丁玲,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丁玲瞬间哇的哭了出来,她感激又感动,一种对杨瑞无法言喻的情感在内心疯长。

    一天之后,丁玲老爸的尸体在火葬场火化,骨灰暂时寄放在了寄存处。

    俩人从陵园出来,丁玲道:“小瑞,我今天要去单位办理离职,谢谢你这两天的照应。”

    杨瑞摆摆手:“你不用跟我客气的,对了,办理离职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丁玲摇头,神色有些暗淡:“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会先去找份临时工,毕竟,我还要挣钱还债。”

    杨瑞点点头,本来还想询问对方欠了多少债,但是看对方神色黯然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俩人边走边聊,刚想打车回市中心,突然间,一辆面包车从一旁飞驰出来,飞快停在俩人身侧,车门打开,哗啦啦从里边冲出来两名黑衣人。

    杨瑞吃了一惊,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两名黑衣人就把丁玲拖进了车里。

    “救命啊……”

    丁玲大喊,杨瑞瞬间不顾一切冲上去,想要把丁玲救下来,无奈刚冲到车门口,就被一脚大力踢开,等他从地上站起来,面包车已经飞驰而去。

    杨瑞又气又急,他瞬间想到了高利贷。

    掳走丁玲的人绝对是放高利贷的人!

    他挥手招来一辆的士,上车之后直接丢给对方一叠百元大钞说:“给我跟上前面那辆面包车。”

    的士司机得了一笔钱,两眼都红了,嘿嘿保证说:“您放心,我这车技保证跟丢不了。”

    的士司机就像打了鸡血,一脚油门蹭的蹿了出去。

    杨瑞拿起手机焦急的拨打了丁玲的电话,拨了第四次的时候,手机终于接通。

    杨瑞一听对方低沉的声音,他忙祭出最大的杀手锏:“她的债我来还……千万不要伤害她!”

    对方有些愣神,随即嗤之以鼻:“你来还?你是她什么人?”

    “我?我是她男朋友!”

    杨瑞想也不想,直接扯谎。

    他必须捏造一个让对方相信的身份和要替丁玲还债的理由,这样才能救人。

    “好啊,你要替她还可以,她连本带利一共欠了二十万,你能还吗?”

    杨瑞一听,立刻点头:“能能能,只要你们别伤害她,如果她少了一根寒毛,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而且,我会立刻报警!”

    对方也怕杨瑞狗急跳墙,忙道:“行,你爽快,我们也爽快,十分钟后解放路立交桥底见,先说好,我们只收二十万现金!还有,千万别报警,否则,你就给她收尸吧。”

    “行,十分钟后我一定到。”

    杨瑞跟绑匪谈妥,立刻让的士司机把车开往解放路。

    解放路正好有一家工行支行,他下车之后立刻到银行贵宾室取了二十万现金。

    从银行出来,正巧看到隔壁有一家玩具店,他二话不说掏钱买了一只仿真手枪,揣入衣兜这才再次急匆匆赶往不远处的立交桥底。

章节目录

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快穿】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