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傅司夜的秘密回京,谢灼华就高调了许多,也有故意吸引视线的原因。

    谢灼华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看着外面大街上的喧闹,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京是天子脚下,依旧繁华热闹,不管外面已经乱成什么样了。”

    谢灼华一回京,京里的各大势力就收到了消息,皇宫里的陶明染也收到了。

    “谢家小姐这个时候回来,恐怕是羊入虎口。”嬷嬷不解的道。

    陶明染倒不这么看,“谢老爷子是有大智慧的人,谢小姐这个时候回京,肯定自有用意。”

    燕楚也收到这个消息了,不过是前太子妃而已,太子都死了。他自然不会把谢灼华放在心上,他嘱咐手下的人,注意谢家的动静。

    谢灼华回京的第三天,就递了牌子进宫请安。

    皇后立刻允了她进宫请安,她身份特殊,差点成为皇家媳妇儿,皇后不敢怠慢。

    而且近年来,宫中局势不安稳。陶家不看好皇帝,不想成为炮灰,私底下和谢家走的也近。

    翌日,谢灼华带着丫环一大早就进宫了。

    走在熟悉的路上,她觉得陌生极了。上次进宫的时候,天下还是国泰民安,皇后是她的姑姑。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天下换主后宫也换人了。

    谢灼华一脸怀念的进了中宫,“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安。”

    陶明染微笑着道,“谢姑娘不必多礼,快起来。”

    给谢灼华赐座,又让宫人上了茶。

    “很久不见了,谢姑娘过的怎么样?”陶明染先开口寒暄。

    谢灼华和她聊了一些闺阁中的有趣的事情,等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才进入正题,“听说燕妃怀孕了,恭喜娘的和陛下,真是好消息。”

    皇帝大婚几年,后宫无皇嗣诞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本来就风雨缥缈的皇权,因此更加的雪上加霜。

    所以燕妃这一胎,算的上是万众瞩目,盯着她肚子的人可不少。

    “呵呵,不往陛下吃丹药修道,大概是上天保佑吧。”皇后没什么表情的道,怎么看都不是高兴的样子。

    谢灼华眼神闪了闪,“这燕家人还真是好命。”

    皇后轻笑了一声,“不都说燕家出,天下请吗,自然是好命的。”

    她到要看看,燕家怎么让这天下平!

    突然宫女来报,“娘娘林公公来了。”

    皇后皱了皱眉头,怎么会这个时候来。

    “让他进来吧。”

    林筝进来,恭敬的给她请安。

    “起来吧,这个点来有什么事情?”皇后直接问。

    林筝弯着腰,越发的恭敬了,“陛下宣谢姑娘觐见。”

    皇后眼皮跳了跳,担心的看向谢灼华。

    谢灼华淡然的起身,“娘娘,那臣女就先告辞了。”

    看她淡然的样子估计心里有数,皇后松了一口气,“谢姑娘快去吧。”

    谢灼华跟在林筝身后,看着新修的仙宫,很是无语,“陛下现在住这里?”

    “是的,陛下潜心向道。”林筝回答。

    谢灼华走了进去,一路上遇到好几个仙童,也闻到明显的药味。

    到了皇上处理政事的宫殿,谢灼华立马跪下,向皇帝行大礼请安。

    皇帝看着谢灼华,神色莫测,“起来吧。”

    谢灼华站了起来,露出一张脸来,依旧美的张扬跋扈。

    江南的明珠,先钦定的太子妃,差点成为他皇嫂的女人。

    皇帝的那颗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谢家的影响力可不一般,这样的美人娶进宫他可不亏。

    本来他已经躺平享乐了,自从燕妃怀孕以后,他又觉得自己可以支棱了。他有后了,这皇位他必须坐稳了。

    皇帝目光如炬的看着她,“谢姑娘才华横溢,朕仰慕你已久,你不如进宫来陪朕,共享这天下繁华。”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谢灼华心里痛骂他昏君,脸上却做出慌乱的神情来,咬着嘴唇不说话。

    “谢姑娘难道不愿意?”皇帝厉声道。

    谢灼华立马跪下,“能进宫陪陛下是臣女朋的福气,但是臣女不敢啊…”

    “为什么不敢?”皇帝不满的问。

    “臣女的命实在是不好…”谢灼华泪流满面,哭的伤心极了,“本来臣女去年已经定下婚事,可是订亲半年以后,他就死于非命了…”

    “呜呜,这是我死的第二个未婚夫了,臣女的娘觉得不对,费尽心思请了高僧给我批命,算出来我是克夫命…”

    “臣女心里苦啊…”

    皇帝大惊,“为什么当年没有算出来,钦天监都是吃干饭的吗?”

    “臣女当年于陛下并没有定亲…”谢灼华哭着提醒。

    女儿家的八字是秘密,她当年虽然是公认的太子妃人选。却也没有走到和太子定亲那一步,太子就在江南被搞死了。

    皇帝瞬间对她失去了兴趣,她现在信教了,越发的相信这些了。

    他可不愿意冒风险。

    “臣女这次回来,就是受高僧指点,去皇觉寺找大师化解此事,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你先下去吧,进宫的事情以后在议。”皇帝瞬间就不耐烦看到她了。

    谢灼华这才退走,她进京的时候,早就给自己想好了理由,现在看来果然很有用。

    皇帝这边心气不顺,吩咐林筝,“你派人去暗查一下,刚才谢姑娘说的话是否属实。  ”

    “是。”林筝领命而去。

    大殿里的谈话,很快传到了燕妃那里,燕妃挺着肚子砸了手里的杯子,“哼,没想到陛下还惦记着她。”

    谢灼华的名声,她当然听过。

    她这胎怀的痛苦,怀上以后也不舒服,把她折腾的憔悴了不少,因此她脾气不太好。

    皇帝赏赐不断,到也没妨碍他接着睡美人。甚至更加的努力了,希望有别的嫔妃能怀孕,皇帝觉得一个孩子还是太少了,没有安全感。

    “娘娘息怒,就她那样的克夫命,可没资格进宫。”宫人立劝道。

    燕蕊脸色苍白的捂住肚子,“传木苏来,我肚子不舒服。”

    她这胎本来就是用药物强行怀上的,非常的不稳,燕楚给她配了一个擅长这方面的医女,跟在她身边精心侍候,给她保胎。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