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晚右手撑着下巴左手不客气的在胖喵头上用力的弹了一下,“你看不出来是你笨。”

    胖喵瞬间炸毛,“你才笨,你全家都笨。”

    又忍不住好奇道,“你倒是说说到底有什么阴谋。”

    “这位病弱的族姐是哥哥是姐姐可不一定呢。”

    不得不说对方伪装的还是相当到位的,唯独忘了一双脚,那双脚的寸步怎么看都不像十二三岁的女郎的大小。

    而且对方的手牵起来完全不像是女孩子的手软软的,而是有几分骨骼分明的清廋感。

    “你在下马车的时候果然是故意踩空的,狡猾的女人。”胖喵不屑的道,当时他可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

    沈星晚也不否认而是伸出手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它的毛,“多漂亮软和的毛啊…”

    胖喵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凉气,紧惕的看着她,“你想干嘛?”

    “我们打个商量…”沈星晚笑嘻嘻的道。

    ————

    晚饭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捣鼓了一下午三点沈星晚终于走出了房间,询问半夏“知道族姐的房间在哪里吗?”

    “知道。”

    “我们去请族姐一起来吃晚饭。”

    两人很快走到这位神秘族姐的房间,在船窗外就被侍卫拦了下来,“小姐请留步。”

    沈星晚歪头看着他,“我想请族姐一起吃饭。”

    侍卫正想拒绝,门从里面被打开了,那位族姐的大丫鬟抱歉的道,“我们家小姐不太舒服,已经睡了不能陪大小姐一起用餐了,请大小姐见凉。”

    沈星晚能说什么,当然是表示没关系了。

    啧啧,一个族小姐门口的侍卫比她还多,一看就是重点保护对象。

    她翻遍剧情也没找出苏家哪来的这么一位病弱的族小姐,瞬间对这位族姐的真面目非常敢兴趣。

    从此沈星晚走上了锲而不舍天天骚扰族姐的不归路,今天邀她一起吃饭,明天邀她一起看海,后天邀她一起玩耍。

    红菱再一次头疼的打发了这位大小姐以后,回到房间忍不住抱怨,“这位小小姐可真有毅力,天天来。”

    青丝一边给世子殿下倒茶一边好笑的道,“估计小孩子天天在船上太无聊了吧,所以想找族姐一起玩吧。”

    “小女郎果然是讨厌的生物。”傅景朝淡淡的道。

    等下午沈星晚在让半夏来请的时候,傅景朝把手里的书放下,戴上面纱,“我去见见她吧,这么躲着不是事儿。”

    最主要的是对方一天三次准时来报道,听说他病了还非要进来看她,表达自己的关心。

    傅景朝不得不憋屈的躺在床上装病,沈星晚看就看,每次都要小嘴叭叭的讲满一个时辰在走。

    并且不小心摔倒在他身上一次,把茶水倒在他床上一次,非要看着他吃药导致他强行喝了一大碗药无数次…

    傅景朝从来没见过这么难搞的破小孩,浑身散发着冷气去赴约。

    青丝在后面捂着嘴憋笑,这位小女郎也是个神人啊,能逼的他们少年老成的世子殿下动怒。

    傅景朝走进去的时候,沈星晚正在给一只大胖喵顺毛,看到他进来眼睛一下就亮了。

    笑嘻嘻的像她招手,“族姐快过来坐,今天天气可好了。”

    傅景朝弯着腰捂着胸口,三步一喘的走过去,“妹妹在玩什么?”

    “在解九连环。”沈星晚指了指靠着窗户的卧榻上的一堆玩具。

    然后垫着脚把傅景朝往窗边扶,“今天太阳不错。族姐就该多出来坐坐,身体才会好。”

    傅景朝顿了一下探究的看着她,对上的是一双古灵精怪的眸子,干净的不能在干净了。

    傅景朝神色淡淡的望向窗外,耳边是小女郎叽叽喳喳的声音,与他分享着这一路上的风景见闻。

    傅景朝偶尔敷衍的回应声,微风吹过湖面。傅景朝闻到了淡淡的甜橙味,然后眼皮越来越沉重,靠在卧榻上睡着了。

    “哼,本系统出品的香方绝对是精品。”

    沈星晚没有理得意的胖喵,而是走到另外一边将藏在角落里的香掐灭。

    这是她从胖喵那里忽悠来的香方,此香名为甜梦香,调制的时候加入檀香,白芷,甘松,木香等十多味安眠味淡的香料,最后再加入橙香。

    等香料燃烧起来只有很淡很淡的橙子味,不易引人察觉且有很明显的助眠作用。

    午后本来就是容易困倦的时分,在加上甜梦香果然放倒了这位神秘的族姐,至于她跟来的丫鬟,被半夏想办法暂时支走了。

    沈星晚嘿嘿一笑,立马爬上卧榻轻轻摘下病美人的面纱,里面是一张长满红斑的脸,倒是符合因为过敏不便于真面目示人的说法。

    胖喵在一旁幸灾乐祸翻车了吧,还说什么阴谋。

    搞得他一时被钓起兴趣,一不小心就被她哄骗了一张香方。

    沈星晚轻轻的把面纱给傅景朝戴上,“脸而已又不代表什么。”

    然后目光在傅景朝的身上来回打量,“看起来倒是没有喉结!”

    胖喵不有自主的很随沈星晚的目光,扫过傅景朝的全身,一下用前抓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在她脑海里狂叫,”哼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证明他是男是女。”

    “这还不简单,看看他的胸口就知道了。”沈星晚冷笑,“小胖猫是你太蠢了而已!”

    “那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沈星晚轻声念叨了一句,莫名有些紧张的伸出自己的小胖抓像傅景朝的胸口伸过去。

    刚刚碰到胸口的衣服,手腕就被抓住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沈星晚就整个人被按倒在卧榻上。

    脖子被用力的掐住,整张脸都涨红了。傅景朝眼神淡漠的看看她,“说吧,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

    沈星晚内心咆哮死胖喵这才是真翻车现场。

    “咳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沈星晚一边哭一边可怜兮兮的反驳,“谁让你不陪我玩的,我就是看你睡着了,想捉弄你而已。”

    “别演了,哭的难看死了。”傅景朝冷淡的看着她,“还有,小姑娘好奇心害死猫哦!”

    胖喵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