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然刚才这通电话,是打给县纠风办严主任的,专门汇报了金有财来访情况,又按要求发了份邮件。

    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性格谨慎使然,二是发现金有财有做手脚迹象。假如对方不挑衅便罢,否则既是自保,也要给对方好看。

    一通操作下来,耗费了七八分钟,开会时间也快到了,于是赵林然直接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副科以上成员都已就位,镇委书记史霄汉也在,赵林然是最后一个。

    “还有谁没到?”史霄汉沉着脸开口。

    “书记,现在不缺了。”党政办主任马彼金接话,故意加重了某些字音。

    赵林然略有尴尬,自然听出被针对了,不禁腹诽:格局太小了吧,这也值当借题发挥?何况还差一分钟才到时间呢。

    转念一想,又释然了:他们如果不这样,反倒不正常了。

    其实,自打拒绝在扩产报告上签字起,史霄汉等人就没断了使绊子。

    相对来说,史霄汉毕竟是书记,大面上还过得去。但他的两个铁杆马仔——涂大力、马彼金,那是处处挤兑自己,只为讨史霄汉欢心。

    涂大力是常务副镇长,是史霄汉一手提拔起来的,唯史霄汉马首是瞻。就是这个涂大力,拿着企业上报的扩产报告,一次次找赵林然签批。被拒绝后,要么巧言令色,要么出言硬杠。

    相比涂大力的粗野,马彼金妥妥小人一个,逮住机会就下绊,时时不忘讨主子欢心。

    面对这些挑衅,赵林然大多装糊涂,以忍让为主。自己到任时间短,根基不稳,不宜过早闹僵。当然了,原则问题绝不让步,比如石材扩产报告至今未批。

    “今天上来就搞小动作,怕是有什么阴谋,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希望你们别太过分,我也不是泥捏的。”赵林然暗暗拿定主意。

    “咳,咳!”

    故意拿捏了一会儿,现场空气略有凝重时,史霄汉重重咳嗽两声,宣布“开会”,并给出会议主题——总结上半年工作,布置下半年计划。

    接下来,按排名顺序,从后往前,逐一汇报。

    轮到涂大力时,他先是自我表功,后又大讲愿景,全是虚头八脑东西。

    没提扩产报告?不是多次扬言要拿到会上吗?

    就在赵林然稍有诧异时,涂大力提高了声音:“经济要发展,柏墨镇要建设,方方面面离不开钱。钱从哪来?自然是开拓税源、增加税收,此乃重中之重。以柏墨镇现状,当前最好、见效最快的增税方式,就是扩大石料产能。”

    果然还是来了!

    赵林然腹诽着,看着对方继续表演。

    “怎么个扩大呢?”

    涂大力自问自答,“一是扩大采挖范围,二是发展下游产业——石材加工。石材加工业前景远大,不但能填补全镇产业空白,还可提供数百甚至上千就业岗位,至少能为镇里增加三成税收。多家企业已经做出扩产方案,并报到镇里,只要我们顺势推动即可。”

    人们自是听明白了话意,目光全都投向赵林然,但赵林然根本没有接话意思。

    小兔崽子!

    涂大力心中暗骂,脸上努力堆笑:“赵镇长,时不我待,还请把报告签了。假如你担心污染,可暂时不批扩采部分,只批石材加工,如何?”

    对方喊到自己,赵林然不能不接话:“你的意思,石材加工不污染?”

    “多少有一些,不过赶不上开采,不影响自然生态。”涂大力讪讪笑着。

    赵林然轻哼一声:“有一些?不影响?石材加工会产生大量粉尘、废渣、废水,对环境和生态影响更大,严重危及周边人群身体健康。事实上,现有石料开采已经严重污染环境,破坏自然生态,致使泥石流、塌方概率大为增加。如若任其发展,甚至变本加厉,后果不堪设想。”

    “全国石材加工厂多去了,有的开了数十年,也没多少……”涂大力话说一半,但意思明显不过:就你事多。

    赵林然冷了脸:“假如想扩产或做加工,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严格按要求来。”

    “按你要求?”

    涂大力急道,“那天听你说过,我就专门查了。整套环保设施下来,成本起码翻倍,而且是前期一次性投入,还要不要企业活?”

    “涂大力,你代表谁?你是柏墨镇副镇长,不是企业代言人。”

    赵林然本不愿在此过多掰扯,也有失自己身份。谁知对方不但不知难而退,反而步步紧逼,甚至说出这种话来,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三年前空气质量怎样?现在又如何?”

    “柏墨河水质有何变化?”

    “水土流失到何种程度?”

    “多少工人身染重症?”

    “空气,水质……”涂大力满脸通红,一时难以答对,急忙转移话题,“柏墨镇地瘠民贫,难得石料充足。开发石料既为百姓增收,又为镇里扩充税源,何乐而不为?这本是为民谋福的事,全镇无不拍手叫好,齐颂史书记勤政为民。唯独是你,横挑竖挡,危言耸听,意欲何为?”

    提老子干嘛?史霄汉狠狠瞪了涂大力。

    赵林然并没被左右思绪,继续沉声讲述:

    “三年前,空气质量平均指数28,绝对的优质。现在呢?平均86。重点区域已超100,个别时段甚至逼近150。”

    “以前的柏墨河清澈见底,如今成白沫河了,看不到吗?”

    “深沟姚老二、武老六,桦树背尹大壮,小沟门庞二根,之前哪个不是生龙活虎?可自从到石料厂干活,变成啥了?喘口气都费劲呀!”

    “这样的工人还有好多,起码七成得了肺病,至少三成中重度矽肺。”

    “这就是你所谓的为民谋福?分明是饮鸩止渴。”

    “止渴的是那些暴发户,喝毒药的却是柏墨镇和千千万万民众。”

    人们越听,脸色越难看,但心境却各不相同。

    照这样讲下去怎么行?史霄汉皱着眉,偷使眼色。

    涂大力会意,马上插话:“柏墨镇除了石材,还有什么?税源在哪里?光是说的好听,整天喝西北风也不行吧?”

    赵林然尽量压着火气:“柏墨镇自然资源丰富,风景优美,生态原始,发展绿色加工、特色旅游,条件得天独厚。现在需要的是转变思路,休养生态,协商关停……”

    “谁投资?怎么运输?猴年马月见效益?”

    “闭嘴!”

    一次次被打断,赵林然怒了:“懂不懂尊卑?知不知规矩?”

    “你……我……”

    涂大力支吾着嘟囔,“我就是大老粗,只知道脚踏实地做事,没读书人那么多弯弯绕。”

    “你是讽刺在座者心眼多,还是骂大家大老粗?”

    面对质问,涂大力刚想反驳,注意到诸多怒视目光,赶忙选择闭嘴。

    感受到气氛不对,史霄汉适时开口:“二位心思都是好的,只不过方式不同,可以求同存异嘛!这样,发扬民主,听听大家意见。”

    “石材开发已有多年,也不止柏墨镇一家,助力经济发展是主流。再说了,一下子关掉的话,企业非拼命不可。”

    “有些产业固然绿色,但见效起码年后。年呀,同志们,民众等不起,柏墨镇更等不起。”

    年?

    好多人不禁心头触动,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同意赵镇长建议的,请举手。”

    史霄汉话音落下,尽管有人面露纠结,但却没有举手回应。

    涂大力顿时满脸鄙夷:小子,知道姜是老的辣吧!

    “赵镇长,你看……”

    冲着赵林然无奈一笑,史霄汉提高了声音:“同意常务副镇长涂大力提议,赞成加大石材开发规模的,请举手。”

    不等人们反应,赵林然沉声接话,“在举手表决之前,我建议,每个人的选择必须准确录入会议纪要,与相关风险责任完全挂钩,并报县委县府备案。”

    听到这句话,好多人神情变色,即将抬起的右手又悄然放下。

    同样零票赞成。

    涂大力很想打破僵尸,但实在有违规则,试了两次,还是没敢抬手。

    史霄汉目光冷厉,扫视全场,最终落在赵林然脸上。

    这次赵林然没有闪避,而是淡然对视,神情从容、坚定。

    屋子里很静,落针可闻,空气越来越紧张。

    “咣当”,

    屋门忽然推开,党政办文员气喘吁吁闯了进来,

    “外面来了,好多人,要,要说法。”

    。

章节目录

猫九阁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白月光 万古第一狠人免费阅读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她风华正茂 理想文学 文学之魂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剑仙大人不会败叶知非 我在斗罗种魔唐三 重回1982小渔村最新章节 现代长生:从八段锦开始二将 长生:我修炼没有瓶颈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