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什么?讲清楚了。”史霄汉沉声喝斥。

    文员齐慧稍稍喘息之后,继续说:“刚才好多人涌进院子,说是采石场工人,问为什么不让采石,非要镇里给说法。魏副主任正拦着解劝,让我赶紧来报信。”

    “镇府解决吧。”史霄汉冷冷撇了眼赵林然,率先离去,其他人也纷纷起身。

    “副镇长都留下。”赵林然适时发话。

    涂大力本已跟出门去,也只得悻悻转了回来。

    赵林然点指涂大力:“采石场归你管,你去处理。”

    “这我可处理不了,我也没让关停采石场。”涂大力站着没动。

    赵林然“哦”了一声:“处理不了?好啊。工业你别分管了,交给能处理的人。假如实在没人接,我亲自主抓。”

    “我去还不行吗。”本来还想拿捏,待听到最后一句,涂大力乖乖接了任务。

    但他没有立即前往,而是急匆匆回屋,拨打了一个号码。

    “金老板,外面工人是不你哪的?”

    与涂大力的急切不同,对方声音清冷:“关你毛事,又不针对你。”

    “可姓赵的现在让我处理。咋个处理?”

    “堂堂常务,传话都不会?”

    不等再接话,对方挂断了。

    “奶奶的,土鳖暴发户也欺负老子。”

    涂大力尽管不满,却也只得摇头苦笑:谁让咱嘴短手也短呢!

    稍稍思忖一下,涂大力故意急匆匆到了院里,咋呼道:“咋回事?闹什么?”

    顿时,数百人围到近前,七嘴八舌起来。

    会议室里,赵林然等人站在窗前,静静地关注着院里情形。

    但外面数百人吵混,尽管特意开着窗户,屋里人们仍然听不真切,只能捕捉到个别字眼。

    赵林然目光冷峻,缓缓扫视外面人群,最终落在一个瘦子身上,双眼微眯起来。

    过了十多分钟,涂大力抹着汗、喘着气,返回会议室。

    “这些人太野蛮了,根本听不进人话,说说还想动手呢。”

    “我是好一通安抚、解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舌头都磨破了。”

    “外面这些人都是采石场职工,大大小小八家的。这是石场名单。”

    赵林然扫了眼纸条:“讲重点,说结果。”

    涂大力收起纸条,给出答案:“他们只有一个诉求,镇里不能关停场子,还必须同意扩产和石料加工。”

    “谁跟他们说的要关石料场?你怎么回复的?”赵林然追问。

    “反正我没说。”

    涂大力先是急急撇清,随即又道,“我劝他们,不要道听途说,赶紧回去,有事让老板沟通。可他们根本不听,非要答复,否则就在镇里静坐,再不行就去省市上访。”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能解决?”

    “他们指明要镇长出面,我一副职说话不管用。”

    “帮追报告批复那么卖力,他们连个面儿也不给?”

    “我,我那是职责所在。”涂大力闹了个大红脸,不由得气恼。

    赵林然直接回击:“这也是你职责呀,怎么没有寸功?”

    “那就见识见识镇长的。”涂大力阴阳怪气道。

    “好啊,你瞪大两眼瞧着。都跟我走。”

    赵林然说完,当先出屋,其他副职也跟了出去。

    看到赵林然出现,数百人“呼啦”围上,根本不鸟魏副主任拦挡。

    “凭什么关停采石场?”

    “就凭镇长手大遮天?”

    “一家老小就靠我这工资活呢,说关就关?门都没有。”

    “不关便罢,要关就连我们也关,反正横竖没个活头。”

    “吃人饭不拉人屎,狗屁镇长。”

    “扩大开采范围。”

    “同意办石材加工厂。”

    “……”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好多人还故意挥动拳头,空气瞬时紧张。

    看你怎么弄?涂大力冷眼旁观,暗哼不止。

    书记室里,史霄汉站在窗前,望着赵林然背影,满脸鄙夷。

    “够姓赵的喝一壸了。”马彼金一旁幸灾乐祸。

    史霄汉转头瞪视:“什么觉悟?是你看笑话时候吗?”

    装什么好人?

    马彼金心中腹诽,脸上讪笑:“一个处理不好,丢人的可不仅他自个,镇里也要跟着出丑。”

    “怎么算处理好?”史霄汉笑眯眯反问。

    “答应?那不是自抽嘴巴吗?”

    “不答应?这些人要闹腾不止呀。”

    “哎呀,这可难住我了。”

    马彼金自问自答,神情滑稽乖张,妥妥的小丑嘴脸。

    史霄汉没再接话,但嘴角却浮上了笑容,还带着浓浓冷意。

    楼下院子里,吵混声越来越大,语句也越来越难听,火药味更为浓烈。

    幸亏有副职们拦着,否则拳头要到赵林然身上了,其实这也正是对方想要的效果。

    “你倒是说话呀。”

    “好歹放个屁。”

    十多分钟过去了,赵林然一声没吭,不但工人们急,副职们更急,生怕事态失控,当然涂大力不包括在内。

    其实涂大力很想变相拱火,但毕竟是分管副职,担心引火烧身,才只能在心里窃喜,表面上还得装相护着。

    “你,跟我走。”赵林然终于开口了。

    怎么个情况?人们都愣了。现场安静下来。

    被点到的瘦男子更是一脸懵比:“我?干什么?”

    “你是哪家工人?”

    “金财石场。”

    哦?金有财的人?那就更好了。

    赵林然心中微动,转身便走:“咱们谈谈。”

    “怕你不成?等着哥们胜利消息。”

    瘦男子潇洒甩动长发,冲着人们挤挤眼,跟了上去。

    “你半个小时不出来,我们就攻上去了。”

    有人在后面吼了一嗓子,引得其他人跟着喊嚷,“半小时,就半小时。”

    赵林然闻声,回过头去:“柯副镇长,维持秩序,没问题吧?”

    柯骁分管治安,与赵林然许多观点相同,私下也谈得来。只是今天会上不便先出头,才没能坚定支持。

    正为此事内疚呢,镇长就点到自己,分明依旧信任,柯骁顿时激动回应:“绝对没问题,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赵林然没再说话,径直把瘦男子带到了会议室。

    “说吧。”

    瘦男子大马金刀落座,一副大爷派头。

    赵林然手扶桌沿,居高临下俯视对方:“什么时候成石场工人了?胡小六。”

    “我本来……”

    话到半截,瘦男子忽的疑问,“你怎么知道我江湖名号?”

    赵林然微微挑眉:“我还知道你是猥琐犯。”

    “你……”

    胡小六一下子跳起,“啪啪”关住窗子,又“咣当”磕上屋门,“胡说,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

    赵林然猛然出手,一把抓起对方右臂,“胡小六,六指的人可不多,想认错也难。”

    “你,你到底是谁?”

    胡小六牙齿打颤,身体抖嗦,大拇指旁小指颤动尤为明显。

    。

章节目录

金枝宠后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免费阅读 诸天:我可以催眠自己最新章节 执爱文学网 鱼旧小说网 狂欢小说 书海漫游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任性阁 掌中物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文抄公 溫瞳阁 斗罗之无限循环免费阅读 斗破苍穹从韩枫开始最新章节 我的吉他女孩无错版 无限制火影易安z 剧本使徒免费阅读 东京收租,从双胞太太开始无弹窗 仙侠版水浒txt下载 重生之从实习老师开始最新章节 斗罗:超正经生存日记笔墨刀锋 恋爱在精神病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