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片小树林吗?我到这了。”耳边忽然响起声音,老顾差点吓尿。

    “看见车了,先把灯灭了。”赵林然说着,起身到了摩托车旁。

    跟谁说呢?老顾父女俩莫名其妙。

    “接我们的人到了,咱们过去吧。”赵林然没有发动摩托,而是推着向外走去。

    父女俩对望一眼,拎起大小箱包,快步跟上。

    离着小树林不远,停着一辆汽车,宣剑正站在车外。

    看到赵林然近前,直接迎了上去,接过摩托。然后拿出一些车贴,贴在了摩托车上,车牌号也跟着变了。

    赵林然打开车门,让父女俩上车,把大小箱包也放了上去,然后坐到驾驶位,戴上了挂着的眼镜和棒球帽。

    “轰”,

    “轰”,

    汽车和摩托车先后发动,隔着一段距离,驶上了岔路。

    刚走出不远,老顾就看到,兔哥的越野车停在路边,不禁有些心慌。

    “黑灯瞎火的,哪个显猴来这偏僻地?”兔哥注意到了来车,不过没往老顾身上想,但平时蛮横惯了,便想着寻开心撒撒气。

    “嘭”一声,兔哥推门下车。

    老顾可吓坏了,赶忙缩头藏身,惊慌着道:“他,他拦咱们呢。”

    “给他个胆呢。”

    赵林然不屑地回了一句,然后车窗摇下一条缝隙,甩出一句标准首都方言:“耗子舔猫腚,丫找死。”

    首都的?

    自己还没找茬呢,人家已经开骂了,可兔哥不但不生气,还呲牙一笑,转身上了越野车。

    兔哥欺软怕硬惯了,深知首都水深,稍不注意就得罪二代三代了,他可不想触那个霉头。

    “轰”,

    汽车从越野车旁经过,赵林然伸出左手中指,比了个挑衅、侮辱动作,越野车里兔哥反倒招手示好着。

    还可以这样操作?老顾又惊又疑。

    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手势具体含义,但在矿上却见过两三次,每次只要这个手势亮出来,各方必定大打出手,起码也要打到挂彩,甚至头破血流断胳膊。

    顾娇毕竟年轻女孩,在稍显紧张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一个字——帅!

    赵林然自是不知道父女俩心境,他还在关注着摩托车情况呢。

    就在汽车即将拐弯时,赵林然从倒车镜注意到,摩托车也通过了越野车旁,并未遇到盘查。

    事实上,兔哥在发现有摩托车出现时,立即提高了警惕,甚至准备用对讲机摇人。可是随即他就注意到,摩托车是红黑色相间,根本不是先前说的全黑,而且上面也只有一个人,车牌号都不是当地的。

    有了刚刚的教训,兔哥没有自找不自在,干脆连车都没下。

    注意到摩托车已经安全通过,赵林然驾驶汽车驶上主干道,正常行进。

    走出没多远,又遇到另一辆越野,一走一过,没有停留。

    “刷”,

    “刷”,

    又走出十多公里,对面车灯连续闪烁,随即还开了双闪。

    “坏了,是那辆带斗工具车,起码得有二十人吧。”老顾刚有放松的心情再次紧张。

    赵林然也提高了警惕。

    “你看,他们招手了。”老顾身子缩得更低,但又不由自主偷瞄外面。

    “那是车坏了。”赵林然笑着道。

    “是吗?我还以为要拦咱们呢。”老顾也注意到工具车前方锥标,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摩托车带走吗?”赵林然问。

    老顾马上说:“没法带呀,正愁这事呢。”

    “那好吧,我先找地方给你放了,到时再给你。”赵林然正说着,忽然压低了声音,“注意了,一会儿别吱声,有我对付。”

    警车?看到忽然出现的闪烁光亮,老顾的心再一次提起。

    离着警车越来越近,警员示意停车的动作越来越清晰。

    “嘎吱”,

    赵林然踩下刹车,摇下半截车窗,仍旧是首都方言味:“嘛事?”

    “身份证,驾驶本。”警员伸出手去。

    “出示你的证件,告知查车事由。”赵林然沉声道。

    警员就是一愣,上下打量赵林然,高声喝斥:“你要明白,是我在查你。”

    赵林然冷哼道:“你根本没权利查我。哪个厅局的?让你们厅长过来。”

    警员眼中闪过慌乱,一时愣在当场。

    “不是。”

    车里传出一个声音,警员赶忙摆手:“走吧走吧。”

    “哪个厅局的?”赵林然却不依不饶,“那我给省里老李打电话。”

    警员二话不说,快速回到驾驶位,开车警车离开了。

    “刚才我看见了,煤窑老候在车上呢,生怕他过来认人,还好你把他们唬走了。”老顾仍旧心有余悸。

    顾娇则疑惑不已:“你认识大领导?你是做什么的?”

    “他连证件都不敢出示,分明是干私活,自然就怕惊动上面了。”

    赵林然回应之后,直接在身上按了一下,说道:“有警员私自参与了,很快会遇到。”

    “明白。”宣剑声音响起。

    怎么又凭空说话了?手机在哪呢?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顾氏父女又惊又疑。

    真让赵林然说中了,那辆警车刚驶出一分多钟,就和宣剑相遇了。

    “停车,检查。”警员正有气没处撒,说话气粗得很。

    宣剑停住摩托,从怀里摸出一个红皮小本,晃了晃:“看清了。出示你的证件。”

    靠?什么情况?怎么都要查我?该不会有特别行动吧。

    警员不由得心里发慌。

    “人不是,车也不对。”警车里老候再次出声。

    “误会,误会。”警员打了个呵呵,再次上车离开了。

    接下来的里程中,直到进了县城,也没再遇上盘查。

    “顾师傅,再见,让他送你们。”

    在县城边上,赵林然停下汽车,到了车外。

    宣剑正好也到了,把摩托交给赵林然,自己上了汽车。

    “轰……”

    直到汽车启动,老顾才意识到:“你叫什么?留个电话吧。”

    “放心,到时摩托肯定还你。”赵林然挥挥手,骑上摩托走了。

    “他不是一般人。”顾娇喃喃着道。

    老顾马上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感觉。”顾娇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感觉?怎么感觉?老顾很是懵逼。

    愣了一下,冲着宣剑问:“他不是打零工的吧?叫什么?”

    “不是说了吗,摩托肯定还你。”宣剑答非所问,“我送你们去市里坐车,正好有晚上十二点的火车。”

章节目录

美漫世界的明星最新章节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免费阅读 东京:这个旁白不对劲!最新章节 美漫世界的特摄科学家 三国:曹营谋主,朝九晚五最新章节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我用副职加天赋免费阅读 妖女住手百度百科 从水猴子开始成神无弹窗 醉兮阁 祖国人降临美漫七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