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个省厅局突然出现?

    金财石场开工又双叒泡汤了?

    金老板当场晕倒,好半天才醒来?

    开工现场发生的事,好似长翅膀般,迅速传播开来。

    相比第一次的临时起意,还有第二次的就差一天,这次影响要大得多。

    之前石场高调宣传多日,开工当天也是嘉宾云集、盛况空前,咋能说黄就黄?金有财还气个半死呢?

    人们实在想不明白:县里批了全套手续,县局甚或市局也派人参加,没有再泡汤的理由呀?

    金有财更想不通,不理解那些人突然出现,不理解正节骨眼喊停。

    经过两天缓冲,金有财终于接受了现实:手续没了,石场封了,再开希望很渺茫。

    一定是小崽子的手段!

    联想起赵林然那次突然去省城,再结合对方一贯态度,还有开业当天的讽刺挖苦,金有财认定,除了赵林然没别人。

    以前觉得对方毛没长全,认为只会小打小闹,现在才知道,小崽子不是一般的狠,直接要人命呀!

    抛开这次开工投入的二百万,也不讲应对报社检查损失的百多万,光是石场投入就……这可是聚宝盆呀!

    想到聚宝盆被砸烂,金有财心口阵阵刺痛,血压又蹭蹭上蹿。

    冷静,冷静。

    瞪着满眼血丝,金有财情绪渐渐平复,但眼中恨意越来越浓:孙子,你能做初一,就别怪爷爷做十五。

    金有财咬着牙,拿过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候爷,要十个人。”

    “什么层次?”

    “三……不,要二等甲,价钱好说。”

    “二等甲?什么要求?”

    “不出人命就行。”

    “天黑前到位。”

    “具体任务到时再说。”

    金有财结束通话,眼中闪过冷厉:“孙子,爷是被逼的。”

    “阿嚏,阿嚏。”

    就在金有财发狠找人时,正通话的赵林然连打两个喷嚏。

    “感冒了吗?”电话对面,陆教授关心地问。

    赵林然忙道:“季节性过敏。”

    陆教授说了声“那就好”,继续前面话题:“还是那句话,不宜张扬,小心为妙。虽然是我帮着递的匿名材料,也没和省厅提你名字,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捅此事的动机最足。这是彻底断石场生路,石场老板们绝对不甘心,伺机报复是早晚的事。”

    “老师,我会小心的。”

    赵林然应允之后,又道,“除非我放任不管,或是沆瀣一气,否则矛盾不可避免。”

    “千万小心。我还有事,挂了。”陆教授率先结束通话。

    赵林然放下手机,喃喃自语:“还是多注意一些吧。”

    忙忙碌碌中,一下午很快过去。

    吃过晚饭后,赵林然乘车赶奔村里,去找二十几个二三期尘肺病人,这些病人都是石场职工。

    前些天,赵林然帮他们申请了职业赔偿,有几个手续还不全,需要他们再补一下。

    没想到镇长又连夜上门,而且事情还推进到第三步,这些人全都感动不已。以前他们自个跑了一年多,别说赔偿进展了,就是手续都没递出去过。

    病人们分布在五个村子,这么一圈转下来,返程时已经十点多。

    汽车穿行在漆黑的乡村小路上,夜风吹动路旁庄稼沙沙作响,无形中平添了几分诡异,不过赵林然和宣剑并没什么感觉。

    “嘎吱……”

    汽车拐弯时,忽然急速刹车,赵林然差点撞到额头。

    灯光映照下,三辆越野车先后横在前方,几个蒙面大汉跳到车下,手持棍棒奔来。

    “镇长,待在车里,千万别下去。”

    宣剑招呼一声,抓起三节棍,冲到车外。

    没想到有人主动迎上,蒙面大汉们反倒收住了步子。

    赵林然快速数过,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个个都有一米九,看体格应该都练过。

    “干什么?”宣剑暗中戒备,毫不畏惧。

    “矬子边去,让赵林然出来。”当先大汉闷声闷气。

    一米七六至少也算中等个,现在竟被当成锉子,而且他们又冲镇长来的,宣剑自是无需客气,直接挥着三节棍跃起。

    “啪啪”,

    “哎哟!”

    根本没防对方忽然暴起,当先三人各中一下,顿时痛呼出声。

    “还会偷袭?”这些人招呼着,一拥而上。

    “乒乒乓乓”,

    一阵棍棒相交过后,可再看中心处,哪有宣剑身影。

    “啪啪啪”,

    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背、肩、头已有中招,宣剑早到了他们后面。

    “硬茬子呀!”意识到小瞧了宣剑,这些人立即按四三三队形,里外三层封住不同方位。

    宣剑毫无惧色,闪展腾挪,棍影重重。

    但这些人也不是普通混混,而且多加了注意,十多分钟招架下来,宣剑便有些吃力。

    绝不能让他们伤到镇长。宣剑脑中念头一闪,“啪啪啪”,使出了绝招怪蟒三翻身。

    这一通打下去,击中了几个壮汉,但宣剑气力也损耗不少。照此情形,怕是坚持不了多长,宣剑不禁暗急:如何让镇长先走呢?

    “他在那。”

    不知何时,赵林然下了汽车,被大汉发现了。

    宣剑暗道一声“不好”,急忙纵身跃去,脚底被棍子扫到,差点伤了脚掌。但他顾不得这些,只想着给镇长解围。

    几名大汉先宣剑一步,手中棍棒一齐砸下。

    “呯!”几条棍棒相撞,并没击中赵林然,大汉们反倒身子不稳,全都“噔噔”后退。

    算你们倒霉。宣剑心中一喜,手脚并用,击中了退来的壮汉们。

    又有几名大汉冲向赵林然,手中棍棒齐齐招呼。

    赵林然脚底一滑,差点摔倒,却也堪堪躲过了攻击。

    靠!又没打到?

    壮汉们默契的分成两拔,一拔缠着宣剑,一拔围着赵林然。

    宣剑急得不行,但那几人以拖为主,并不硬碰,一时难以脱身。

    围攻赵林然的几人,几次都要打中了,可对方总能阴差阳错避开,反倒自己几人总是误伤。

    “乒乓”,

    “啊!”

    几分钟下来,不但没伤到赵林然,壮汉们反倒被同伙伤得够呛,有几人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宣剑终于冲进圈子,把赵林然护在了身后,“啪啪啪”好一通击打。

    壮汉们损伤严重,痛呼连连,纷纷跳上越野,开车逃了。

    “镇长,伤着没?”宣剑担心赵林然,并没追去。

    赵林然道:“还好,差一点。”

    确实没发现镇长有伤,宣剑这才长嘘一口气。刚才太险了,好几次眼看着差点就要打中镇长,两次还是奔着脑袋的。

    “宣剑好样的。”赵林然竖起了大拇指。

    “我也拼全力了。”宣剑嘴上谦虚,心里也美得不行:今天表现确实不赖,看来功夫有长进呀!

    宣剑注意力一直在退敌上,其实却忽略了一点:自从镇长露面后,那些壮汉才不经打的。

    简单检查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危险,二人迅速驱车赶回镇里,中途再没遇到意外。

    时间已经不早,赵林然直接上床休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就在赵林然呼呼大睡时,金有财却怎么也睡不着,这源于他接到的一通电话。

    。

章节目录

开局炸了神社,大佐当场狂飙!起点中文网 挽歌文学网 这个明星不加班最新章节 志怪缠身,能活到死就算胜利!免费阅读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文学之思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旅 碧落天刀风凌天下 综武:同福算卦,开局为雄霸批命txt下载 二周目,她们对我恶意满满起点中文网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二品阁 凤鸣江山刺最新章节 我在末世多子多福txt下载 神秘复苏:从凯撒大酒店开始精校版 都养猫了还谈啥恋爱txt下载 文娱:在下的刀子致郁全球免费阅读 霍格沃茨:遭了,我成伏地魔了免费阅读 四合院:陈雪茹帮我截胡秦淮茹最新章节 开局魅魔修女,我能编辑人设词条最新章节 一人之下,六道奇门全文阅读 从吞噬绑定罗峰开始全文阅读